1. <button id="l8jua"><acronym id="l8jua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

            <th id="l8jua"><track id="l8jua"><rt id="l8jua"></rt></track></th>
            <th id="l8jua"></th>
            2019年02月15日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国花卉报 > 新闻 > 园林苗木 >

            辽宁:行情急转直下敢问路在何方

            2019-02-15 09:35:19|来源:花卉报|作者:陈美谕

            摘要:万万没想到在一年时间内,辽宁苗市经历了由高峰到低谷的过山车式变化。2018年4月,辽宁苗市行情“火暴到令人咋舌”,到2018年11月则变成了“惨”、“库存亟待消化”。


              本报曾用“三个没想到”来概括2017年辽宁的苗市行情,而2018年,行情由“三个没想到”变成了“万万没想到”。面对内忧外患,辽宁苗木从业者该如何前行?
              万万没想到在一年时间内,辽宁苗市经历了由高峰到低谷的过山车式变化。2018年4月,辽宁苗市行情“火暴到令人咋舌”,到2018年11月则变成了“惨”、“库存亟待消化”。2018年度各类苗木产品销量较2017年大幅下降。对辽宁从业者来说,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风雨飘摇的一年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炽热与极寒

              从业者偶尔回忆起2018年春,那曾是一个美丽的春天。
              在辽宁开原,扦插苗和工程苗都“卖疯了”。作为东北地区花灌木主要产区,这里无论是品种储备还是种植技术都十分成熟,是西北华北等地花灌木的主要采购地区,超过七成产品销向新疆。
              据辽宁开原绿动园林苗木繁育基地总经理王宇回忆,当时大棚前是排着队的买家,所有品种:金叶榆、水蜡、红王子锦带、丁香、红瑞木、连翘,几乎被扫买一空。扦插苗价格大幅上涨,密枝红叶李售价翻了三倍,达到0.6元/株。
              工程苗亦然。60厘米高的金叶榆售价1.6元,水蜡0.5元,红王子锦带2.6元,价格上涨幅度在一倍与多倍之间不等。大小货车在基地间穿梭,附近村民全员出动装苗。东北早春的丝丝寒意掩盖不住火热的市场。
              新疆的订单不仅席卷了开原,辽宁省内各地花灌木生产基地都在向新疆供苗,即便如此,仍量价飞涨,供不应求。有人粗略统计,2018年上半年开原新建的花灌木基地远超万亩。大棚成了摇钱树,营养杯就是聚宝盆,经营者撑大口袋,等着下半年大把钞票飞来。
              好行情在下半年戛然而止。政策变化让苗木需求锐减,新疆首当其冲,政府PPP项目被全面叫停。开原、熊岳等花灌木生产基地等不来订单,苗价断崖式跳水,水蜡等品种挂牌价远低于成本,销量寥寥。滞销的苗木需要二次养护,许多人表示,一觉醒来就要面对赔钱的一天,不过“还好有上半年赚的钱支撑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外患与内忧

              不仅辽宁,很多省市都受到了PPP项目叫停的波及。“先旺后衰”的情况似乎在辽宁表现得更明显,其中原因,并不完全是需求的突然变化。
              有人估计过,虽然2017年底辽宁花灌木市场供不应求,但扩张后的花灌木产量已远高于巅峰时市场的需求,就是说,即使新疆订单在2018年仍维持高位需求,在充足产品供应的背景下,价格也不会再现2017年的疯涨了。
              受气候等诸因素的影响,东北地区的苗木产业发展水平较华东、华南地区落后一个阶段,处于“初级阶段”。这一阶段的主要表现一是经营品种固化,金叶榆、密枝红叶李等常规花灌木产品始终是大部分从业者的种植主力,规格无外乎扦插苗和灌木球两种。二是对市场缺乏判断,大部分人以前一年市场为风向规划经营规模,2018年7月,在疆内订单已大范围叫停的情况下,不少从业者还是进行了扩繁,其中不乏种植水平在当地很成熟的技术大拿。
              还有一点非常可惜,由于上半年效益不错,开原、海城等多地的花灌木经营者都升级了生产设备。大棚、滴灌更好地控制扦插时的温度、水分等环境因素,提高成活率。营养杯不仅提升了空间利用率,还能让产品一致性更强。这本是好事,却加大了下半年的经营负担。盖州河畔苗圃的张杰告诉记者,海城大部分经营者都搭建了大棚,投入不菲,明明为了提升质量的投入变成了“肉包子打狗”。更甚,相同的种植面积中,杯苗产量较地栽苗提高了几十倍,产品积压非常严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路在何方

              与几近崩溃的常规花灌木市场不同,灌木品种如金露梅、山梅花、荚蒾等,本地种植不多,销量还不错,价格也较2017年有所上升。东北本地的需求较往年也有提高,储备了相应产品的苗圃进账不少。2018年,王宇家的偃柏球销向哈尔滨等地,蓬径70厘米至80厘米的大球价格在45元至50元之间,较2017年上升了10元,销量也提高了。
              沈阳光辉绿源宋式园林一直主打彩叶树造型苗。总经理宋长宽介绍,多年来,哪怕在市场低谷,自家的造型苗也被各地产、公园景观建设项目采买。说起市场喜好,他认为,精品的、美丽的、经过专业造型的苗子最受欢迎,而且随着各地景观工程的陆续开展,将会越来越受欢迎。据了解,沈阳、海城、开原等地都兴建了经营造型产品的基地,金叶榆、密枝红叶李等常规产品经过精心修整后,产品售价翻了好几番。产品造型不同,形成差异化市场,人人都有不同的销路。
              东北地区气候寒冷,生长季短,生产同样规格的乔木在这里需要更长的栽培时间,本地从业者也知晓优势不在于此。除了花灌木和造型苗,栽培时间短、效果不亚于大乔木的丛生苗,在城市园林追求效果的今天受到很多工程方的认可。丛生苗的经营者数量正在增加。
              2018年秋天,不少从业者去了趟沈阳。在那里农民用不同颜色的水稻在稻田里拼出图案,非常震撼。很多人认为以花灌木之美丽,未尝不可用它构建景观花海,探索除苗木交易外的经营、盈利模式。此外,王宇告诉记者,可药用、食用的花灌木品种如黑果花楸等产品受很多市民消费者的喜爱,精致的花灌木也被私家园子采购做花境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当务之急

              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。但转型的步伐太难迈出。
              到2018年10月为止,花灌木销售告一段落,苗木经营却还在继续。库存的产品不仅占用了本可以栽培新产品的空间,越冬养护管理还需继续投入资金。花灌木薄利多销,不少人资金全用在扩张升级上了,如今进账希望渺茫,资金周转不开,大多人虽有追随市场的心,却没有追随市场的本钱。
              综上所述,当务之急是如何将库存去掉。其实,本地产品优势仍在,除了西北市场,可开辟一些新区域。如记者了解,2018年河北部分地区来采买了适合当地生长的花灌木产品,也许可以向华北地区找找市场。许多人将产品放在电商平台上销售,试图开辟更大市场。
              采访过程中,一位赵大哥开玩笑地告诉记者,东北苗木人正在失去酒桌上吹牛的资格。“老子今年挣了几千万”的好日子过去了,一去不复返的还有曾经“野蛮发展”的东北苗木业。信息的普及使苗木价格更透明了,景观提质对苗木质量要求更高了,全国如此,辽宁也不例外。
              此番动荡干脆利落,教训是真教训,学费也没白交,大家逐渐意识到等市场拯救不如自救。但据观察,除了部分人开始行动,更多人对信息的重视与渴望还不够强烈。想发展,必须要走出去,这是今天苗木从业者的共识。
              提及对2019年的展望,等订单是无奈的现状。订单来不来只能“随缘”、“看命”。但度过此关后,该如何调整,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才是应关注的重点。目前来看,已有从业者开始关心“今年什么种得多”以及“有什么新技术”了,这是一个好的开端。
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2018年中大量扩繁的密枝红叶李、水蜡和金叶榆,年终成了“烫手的山芋”;

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做造型是既消耗过剩产品库存又顺应市场趋势的办法,很多人开始探索培育。

            文章关键词: 苗木

            中国花卉报社 | 关于我们 | 法律申明 | 人员招聘 | 友情链接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投稿中心
            Copyright (C) 2003-2017 China Flower &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备14020426号-1
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中国花卉网 Email:admin@china-flower.com